苦涩的木糖醇

发布了长文章:

点击查看

期待吃瓜

我是你们帅气的突突哥哥啊:

笑死我了庄园活动,两边的成员一对一让我莫名想吃cp......【危险发言】

禁脔庄园:

庄园对战名单人设公布

稍微的来一个自荐?

梧桐夜子:

试了试信长冲田,果然都是灵力S近侍自己刀啊。( ͡° ͜ʖ ͡°)✧


温珺:



戳这里




我也去弄了个小测试ww


xxx·NEURON·xxx:

“咚!”


萤总虽然海拔亲近大地,但我一直都觉得他本质上挺MAN的(你看我还特地用了大写(到底在用什么方式想表达些什么)

P2附赠个途中的脑袋w


而且萤总还很言简意赅,每次都不会让我等很久才听到远征回归的反馈信息

SOMILKY:

 体检报告 BY: @吞月小天狗 


 每周的兽态体检是齐格勒过手瘾的好日子。

  上到壮硕的俄罗斯棕熊,下到热情的巴西小青蛙,每到这一天总避免不了被齐格勒上下薅一遍,美名其曰身体检查。

  每个人对体检反应不同,熊体贴地弯下腰让齐格勒博士检查,犬科配合但也不热情,最多满足一下齐格勒握爪子的请求。鸟类会优雅地张开翅膀,由着医生把手指伸进排列整齐的飞羽之间。

  大猫们就不一样了,雪豹会提前好几天就藏起来,黑豹会走进阴影里,雄狮假装成门神,直到最后无可奈何地被拖进体检室里。

  莫里森直到被摁平在台上都是茫然的。他由着齐格勒检查来检查去,僵硬地抬爪子配合体检项目。雪豹的皮毛非常厚实,齐格勒手放上去,稍一用力,就被浅灰色的毛覆盖了。雪豹在感受到上下揉动的力道时会无措地回过头,看在毛发间起起伏伏的手,用爪子去推。齐格勒猛地摸上雪豹的耳朵,呼噜两下,再掐掐莫里森的脸,便告诉他结束了。

  莫里森是老实的,他视齐格勒为晚辈,纵容她的所作所为,在体检中放空了思想,直愣愣地上了台子,直愣愣地带着一身乱毛下了台子。

  莱耶斯看着直笑,通常会在幸灾乐祸的两分钟后被拖进去,笑声戛然而止,取而代之的是爪子刮在地上的声音。

  与毛茸茸的雪豹不同,黑豹的毛发短且细,油光水滑,行动间锻炼得当的肌肉线条跟着浮动,赏心悦目。

  但莱耶斯极度不配合,别说是齐格勒额外附加的抚摸了,他连基本的体检都不愿意,只要齐格勒的手凑过来就嗷嗷直叫。如果这世界上有谁可以抚摸他,那只能是人类化之后的莫里森。

  在体检台上呲出利牙,耸起一身毛的莱耶斯显然忘了基地还有一个存在。

  当安娜并起翅膀,出现在体检室,二话不说把莱耶斯摁住时,后者抖了下耳朵,把爪子收回了肉垫里。

  “别这样,安娜。”莱耶斯试图讨价还价。

  安娜不答只是笑,在体检结束后,同齐格勒一起进行了猫科动物毛发的探讨实验。

  安娜抓住莱耶斯的后腿往后拽,莱耶斯几乎在一瞬间就收了回来。

  “只是在测试肌张力。”如果安娜收回恶质的微笑可能更有说服力。

  莱耶斯嚎了一嗓子“杰克!”

  玻璃窗外咻地冒出一颗毛毛的豹子头,莫里森已经重新把自己的毛发舔顺了。

  “配合体检,宝贝。”轮到莫里森幸灾乐祸了,极尽肉麻。

  “她们要杀了我。”

  莱耶斯活像一条会蠕动的黑色橡皮泥,女人们的手到哪他哪就凹下去,直到退无可退。

  “放松,两双纤纤玉手,你鬼叫什么?”莫里森不仅把快乐建立在莱耶斯的痛苦之上,还顺便在上面载歌载舞,他凑得很近,湿润的鼻子贴上了玻璃。

  两双铁钳还差不多。莱耶斯想,静默地接受了命运,一抽一抽地被摸着。

 

  走出体检室后,莱耶斯像受了极刑,他可以忍受一天的严刑拷打,但对他人的抚摸招架不住,尤其是他不能伤害对方的前提下。他蹭到雪豹的身边,使劲把自己往雪豹的毛里塞,要莫里森帮他梳理。雪豹于是从他头顶开始,在莱耶斯的喉间发出的呼噜声中进行整个顺毛程序。

 

  齐格勒尊敬莱因哈特,即使有偷偷把手伸进雄狮的鬓毛里,也很快就对方察觉之前收了回来。

  说到剩下的那只猫,也就是奥克斯顿,她不一样,她是一只喜欢被抚摸的猎豹。

  从跳上体检台那刻起眼神就透露着放松和求摸的信号,齐格勒恭敬不如从命,把小猎豹摸成了一滩猫饼。偶尔会抓着奥克斯顿的腿测试延展,猎豹的身体本就是适合奔跑的流线型,拉开更显细长,奥克斯顿会呆呆地盯着自己的爪子,又回头看看自己的身体“我好长!”

   齐格勒总忍不住怜爱,唤出一边的翅膀伸给奥克斯顿玩,听猎豹发出可爱的叫声,用爪子拨拉那些洁白的羽毛。连法芮尔都少有这样的待遇,猎鹰还曾因此哀怨过好一阵子,齐格勒便训她怎么吃小孩的醋,猎鹰不情愿地蜷起爪子,把脑袋往医生的手心拱。

  奥克斯顿的热情雨露均沾,但给了黑影一把雨伞。猎豹所有的嫌弃大概都留给了黑影,起初大家以为是猫犬生来不合,可奥克斯顿和麦克雷相处的很好,她也从不提和黑影的恩怨,只是当红毛狐狸出现在树下的时候,她会竭尽所能地发出威胁的嘶吼。鉴于能上树的大猫里,能发出怒吼声的只有莱耶斯,奥克斯顿常央求黑豹帮自己赶走狐狸,黑豹到嘴边的一句不被雪豹一爪子拍成了一句好。

  “吼……”莱耶斯敷衍地张嘴。

  黑影表示配合,大尾巴一卷“人家好怕。”便也走了,心里还是谋划着怎么继续烦猎豹,脚步蹦蹦跳跳。

 

 

  体检后特工们通常选择保持兽形,放松一天,从聚众睡午觉开始。

  模拟的生态房能满足几乎所有动物的要求,有高矮不一的树木供豹属四仰八叉,也有结实的木巢供鸟类降落,结实的长木满足爬行动物的需求,犬科可以在地上任何一块地方把自己团起来。

甚至还有属于水生动物的水塘,卢西奥之前在里面用荷叶打碟,大伙都觉得酷得没边,后来卢西奥瞒不下去,坦白那是荷叶型的打碟器。

哈娜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洞,兔子热衷和狐狸玩猜猜我今天在哪个洞睡觉的游戏,猜对了,兔子会从洞里探出来,小声而欣喜地尖叫,给黑影一个结实的拥抱。猜错了兔子也会探出来,然后让狐狸见识一下食草动物后足的威力。真是玩命。莱耶斯评价。

 

 

这个体检日莱耶斯被温斯顿叫了去,得到了一些新的任务信息,等他回到生态房的时候,几乎所有人都睡着了,还有人睡得控制不住形态的切换,比如卢西奥,已经是人类的形态浮在水面上了,噗噜噜地吐着气泡。

没睡着的黑影从毛里探出头来看他,示意黑豹看向矮枝上的莫里森。

雪豹也睡得没了型,人类的身躯,兽的耳朵与尾巴,侧着身体,腿都耷拉出枝外了。他连续出了好几天任务,疲惫是必然的。

莱耶斯上前几步,索性和莫里森变得一样。他绕到雪豹的身后,手上已经顺手折了一根草,他用草蹭了几下莫里森的鼻子。

莫里森的警觉性强,很快就醒了,不耐烦地晃着尾巴“起开。”

莱耶斯笑“偏不。”

灰白的粗尾毫不留情,拍的莱耶斯别过脸去,莫里森耳朵同尾巴一起抖了两下“起开!”

莱耶斯笑的更开,用一个能把矮枝压塌的力道跳上去“偏不!”



END


又是一次兴致来了就交易的py交易,吞吞写的真鸡儿棒!

爱她就快亲亲她!

牛仔帽赌约的番外2,正文走这里:01020304

番外1是毛绒绒的R76,走这里:【R76】Get to know you(上)【R76】Get to know you(下)

ワラモン:

(75/100)同门师兄弟妄想


论文地狱产能有限…拖后腿了不好意思


狂暴交响曲:

福尔耶斯与桃色相片,OOC放飞自我情景喜剧

画到最后一张感觉自己已经救不了了,不好意思打R76tag了快,实在太有病了(手动哭泣)

悖悖论:

当你妈去了厨房你一个人跟拜年的的客人在一起